當前位置:礦業>國際

南非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19-05-20作者:畢雁飛/譯


  南非的勞動力和資本正在爭奪利益蛋糕,即使蛋糕很小而且無法充分滿足他們的利潤。

  南非如果希望消費者、國內企業和外國投資者的信心恢復,將需要人們把關注放到除黃金開采之外的經濟發展上,而不是絞盡腦汁地去開采地下的礦石,雖然這會帶來經濟效益,但僅僅只占到當地經濟的7%。南非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而南非人請不要因此嘆息。

 

  即使是最富有的礦山也會有開采殆盡的一天。

  這樣的事情正在南非上演。安格魯·阿山蒂黃金公司在計劃出售該國的最后一個礦井,那場面就像同種族隔離結束后,選民為第六次大選投票一樣。

  首都約翰內斯堡西南部的姆波尼格礦山的交易未必能撼動金融市場或造成巨大的政局動蕩。雖然它仍然是世界十大黃金儲備之一,但安格魯·阿山蒂黃金公司預計將在2018年底前從礦山收益中得到高于5.33億美元的黃金儲備。

  即便如此,此次出售行為(并且安格魯·阿山蒂黃金公司的主要上市地點可能會轉移到倫敦或多倫多)將標志著該國的轉折點。正如彭博新聞的菲利克斯·尼吉尼(Felix Njini)在多篇文章中敘述的那樣,締造南非的黃金采礦業現在正處于下滑狀態。

  盡管每噸礦石里含有近10克的黃金,但是要是想在姆波尼格金礦上賺錢,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它是世界上最深的礦井,從地面向下兩英里大概需要1個小時。

  與其他南非金礦一樣,如西班耶-斯蒂爾瓦特礦業公司的德里霍特恩金礦和南非金田黃金公司的南蒂普礦(這兩家都是姆波尼格金礦的潛在買家),以及哈莫尼黃金公司,盡管歷史悠久和儲量豐富,但也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安格魯·阿山蒂黃金公司和威特沃特斯蘭德礦藏的開采與南非的歷史密切相關。約翰內斯堡的建立是源于19世紀末的“淘金熱”。黃金成為英美資源集團的原始核心,這是一家曾一度深入到南非生活各個角落的資本集團,被人們比作是當地的“黃金章魚”。

  雖然英美資源集團的創始人奧本海默家族及其繼承人是種族隔離的反對者,但他們的帝國卻是建立在廉價黑人勞動上的基礎之上的。

  勞工仍是南非金礦的決定性問題。雖然姆波尼格金礦工人的最近一次罷工是在2012年,但罷工仍是一個對南非礦業的持續性威脅;2014年,法院阻止了另一次罷工未遂事件。過去一年,南蒂普礦和德里霍特恩金礦因罷工而陷入癱瘓,而德里霍特恩現在已經被逐步關閉了。

  這種不穩定的勞工關系并不是源于頑固的工會保障或是老板的剝削,而是惡劣的地質條件導致的。在世界上大多數地區,最大的黃金儲備包含在露天礦坑中,可以用炸藥、拉鏟挖掘機和四百噸自卸卡車從地面挖出,而地下礦井的開采則是在表面坑耗盡時才會考慮的最后手段。

  在南非,最大的礦井完全位于地下,工人必須在悶熱的隧道中作業,從礦道墻壁上提取礦塊。這里惡劣的工作條件導致當地的事故和死亡率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而且,這樣的作業方式使生產力極差。哈莫尼黃金的員工數量幾乎是紐蒙特礦業公司的3倍,而其產出的收入僅僅是后者的五分之一。南蒂普礦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黃金礦床,含有3400萬盎司的金金屬量,但每開采1盎司黃金的費用高達數百美元。

  全球黃金市場的相對優勢是取決于西伯利亞、內華達和太平洋邊緣的巨型低檔次礦坑,然而沒有薪酬合同或重組協議可能會改變這個事實。因此,南非的勞動力和資本正在爭奪利益蛋糕,即使蛋糕很小而且無法充分滿足他們的利潤。

  在南非長達一個世紀的“淘金熱”逐漸冷卻的同時,南非當地的經濟發展也面臨停滯的尷尬局面。但南非卻不應該為當地“淘金”的衰落而流下眼淚,畢竟“淘金”在南非已經變成了危險并且無利可圖的業務。

  在當地5月8日大選過后,總統西里爾·拉馬弗薩讓群眾看到的是強有力的經濟改革決心。

  曾經的礦業工會龍頭的鉑金生產商隆明公司表示:如果想把這個國家從經濟恐慌中拉出來,將需要把南非推向一條資源密集度較低的發展道路。此外,采礦業的稅前收入僅僅是略高于資本支出水平,資金可以更好地用于其他領域。

  南非如果希望消費者、國內企業和外國投資者的信心恢復,將需要人們把關注放到除黃金開采之外的經濟發展上,而不是絞盡腦汁地去開采地下的礦石,雖然這會帶來經濟效益,但僅僅只占到當地經濟的7%。南非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而南非人請不要因此嘆息。

  (來源:彭博觀點)

56.9K
彩票高手人工计划 河东区| 兴和县| 保山市| 景谷| 松滋市| 雷州市| 桑植县| 广宗县| 日喀则市| 阜南县| 彭泽县| 化隆| 囊谦县| 昌黎县| 四会市| 资源县| 青岛市| 乐业县| 大田县| 于田县| 台州市| 永昌县| 云梦县| 边坝县| 榆树市| 苏尼特右旗| 上饶市| 随州市| 伊金霍洛旗| 孟津县| 虹口区| 泗洪县| 宝鸡市| 游戏| 玛沁县| 田东县| 泗洪县| 庄河市|